安徽網首頁 ? 即時看

戰“疫”故事|隔離病區的“防護服戰士”:穿著尿不濕上崗 八小時不吃不喝

2月12日,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揭秘了“新冠”醫療廢棄物處理的全流程。在醫院隔離病區,很多人都是醫療廢棄物的“親密接觸者”。他們冒著被感染的風險站在抗擊疫情最前沿,卻不為人知。記者隨后采訪了兩名隔離病區的幕后英雄:合肥濱湖醫院保潔員王有蓮和合肥市第二人民醫院護士程丹平。她們每天穿著防護服給病房和病區清潔消毒,為了節省防護服,8、9個小時不吃不喝,至今已經10多天沒有回家。

不懼感染風險,保障病房衛生

在合肥濱湖醫院隔離病區,整齊地擺放著一排存放醫療垃圾的黃色箱子。64歲的保潔員王有蓮規范熟練地打包、貼標、裝箱,一切都井然有序。

合肥濱湖醫院保潔員王有蓮在封存隔離病區內的醫療垃圾

面對肆虐的疫情,沒有人內心不恐懼,王有蓮也清楚自己在醫院保潔的風險,但她依然選擇堅守崗位,“我肯定緊張,家里人也擔心,怕我出事。但是我在濱湖醫院做保潔有10年了,不僅有感情,現在特殊時期,更有責任。”

王有蓮說,大年三十那天,她正式進入隔離病區工作。不過上崗前,醫院專門給保潔人員進行了培訓,讓保潔人員加強自身防護,并對新冠肺炎有更多的了解。

和王有蓮不一樣,34歲的合肥市第二人民醫院護士程丹平本身具備專業的防護知識。但是這一次她在隔離病區不僅要承擔病人護理工作,還要保障病區內的環衛清潔。

“病人們產生的生活垃圾具有強傳染性和高污染性。所以我們要安全、規范地處理這些垃圾,并保障病區和病房的潔凈衛生。”程丹平說。

為節省防護服,穿著尿不濕上班

程丹平告訴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他們實行三班倒的制度,早上8點到下午5點,下午5點到夜里12點,夜里12點到早上8點,“上班時我們穿三件衣服:短袖手術衣,防護服、隔離衣。只要穿上了,在下班時候才會脫下。”

程丹平說,如果病人沒有特殊情況,每天對病區和病房進行至少兩次的消毒清潔,“我們要完成對整個病區和病房的消毒和擦拭,在物體表面會使用75%的酒精進行噴灑,然后拿消毒濕巾進行擦拭。地面也會用消毒劑進行噴灑,然后再進行擦拭。”

“新冠”垃圾的打包過程很復雜。一般情況下,醫療廢棄物只需要一層打包,而出自“新冠”隔離病房的醫療廢棄物前后要穿三層“衣服”。

“病人的生活垃圾有飯盒、紙巾、水果皮、酸奶盒等。”程丹平說,將病房里的垃圾嚴密封存后,會貼上“新冠”垃圾的標簽,確保塑料袋內的廢棄物和氣體不會泄漏。每個病區設置了垃圾暫存處,她們會將垃圾轉運到這里,然后由專門人員過來取走處理。

“每天工作8小時,一個星期休息一天。每天做的事先是病房里面掃地,再用84(消毒液)把地拖一遍,然后要把病人的床、床頭柜、床邊的地面、垃圾桶什么的擦一遍,最后再收垃圾。干活特別累,病人的垃圾有的時候太多、太重了,拖都拖不動。”王有蓮說,上班時要穿著防護服、戴N95口罩和眼罩,“最難的就是太悶了,很熱,每天出來衣服都濕透了。因為很長時間沒有水喝,很渴,但是只能忍著。”

“為了節省防護服,上班期間我們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即便是早上8點到下午5點的9小時白班,也不吃午飯。”程丹平說,“其實我們都戴著尿不濕,但不會有太多的小便。我在隔離病區里面會忘記餓和渴,但是因為大量出汗,整個人都汗透了,出來后就覺得很渴。”

一直在戰“疫”前線,十多天沒回過家

防疫形勢嚴峻,醫院隔離病區的任務也較重。并且為了降低給家人們感染的風險,她們已經十多天沒有回家。

合肥濱湖醫院保潔員王有蓮正在病區內清掃

“從大年三十,(濱湖醫院)收(新冠肺炎)病人起,我就沒有回過家了。”王有蓮告訴記者,每天下班了她都會洗澡,并換好自己的衣服,從春節至今,每天吃住都在醫院,“我看到醫生護士非常辛苦,很心疼他們。有的病人挺好的,我在里面拖地什么的,他還會跟我說謝謝。”

“只要出了隔離病區,我們都會從頭洗到腳,并用生理鹽水沖洗眼睛、酒精棉簽清洗鼻腔、耳朵,也會用含氯的消毒劑噴灑鞋底。”程丹平說,她已經10多天沒回家了,家里有兩個孩子,每天都會用手機視頻,“哥哥7歲,妹妹2歲。視頻的時候,他們搶著跟我說話。哥哥會提醒我,在醫院保護好自己。妹妹還小,她還不能理解為什么我這么長時間不回家,有時會哭。我工作的時候都很好,但是下班后和他們視頻,會想念他們。”

程丹平說,在隔離病區會面對各種病人。一旦病人確診,家屬也會隔離。有的病人會比較焦慮,心理負擔重,“他們會不時問我們關于自己病情和家人們的情況。這時我們會告訴他們:其實我們全體醫護人員都陪在他們身邊,不要擔心。”

朱沛炎 費秦茹 新安晚報  安徽網 大皖客戶端記者 鐘虹

返回頂部
尊龙d88--尊龙 人生就是博--尊龙官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