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網首頁 ? 要聞

致敬戰疫一線的“男丁格爾”!他們是戰神,也是暖男

現代快報訊 古有花木蘭代父從軍,今有 " 男丁格爾 " 一線抗疫!新冠肺炎疫情嚴峻,華夏大地緊急動員,掀起一場全員抗擊疫情的阻擊戰。而在抗疫一線,在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的武漢金銀潭醫院、武漢同濟醫院、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等戰疫一線,除了一大批出色的女護士在艱辛付出之外,還活躍著一批男護士的身影。他們比女護士要更加強壯有力,同時又細心、耐心、愛心兼具。他們在各個醫院已經成為病人護理,尤其是重癥病人護理的頂梁柱。他們戰斗力滿滿,是名副其實的 " 戰神 ",同時他們又是愛心滿滿的暖男。

他們是踐行南丁格爾誓言的男護士

歐飛宇是湖南省第一批援湖北醫療隊隊員、株洲市中心醫院院前急救中心男護士,在新冠肺炎疫情重災區之一黃岡參與重癥病人救治。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他稱自己也害怕被感染。

" 如果對擔心的評估是 0-10 分,你的擔心有幾分?""6-7 分吧。"

" 睡得好嗎?現在每天睡著幾小時?"" 有時候好,有時候要 2-3 點才能睡著。"

在初到黃岡支援醫護一線工作時,醫療資源相當緊張。他每天大概要護理 20 多個病人,大多都是高燒、咳嗽、乏力等癥狀,也有重癥病人。

記者問他如何應對隨時有可能的危險。他回答:" 首先我們把防護做到無懈可擊,上崗之前我把防護操作練習到沒有瑕疵。睡前一杯奶,醫院給我們配備了維生素 C 片,注射胸腺肽提高抵抗力。盡可能保證睡眠。下班回來熱水洗浴半小時,把鼻子耳朵等都清洗干凈。然后我知道自己年輕。"

記者問他,那個不恐懼的 3-4 分是什么?" 他說," 我的個人防護做得很規范,還有就是我自己沒有后顧之憂,就算感染了,我家里離得遠,我爸爸有哥哥照顧,我一個人可以應付,不會傳染給其他人。"

歐飛宇的父親每天會來電話問他的情況。歐飛宇說,父親跟遇到的每一個朋友和熟人都講,他的兒子支援湖北去了。他覺得很夸張。他還認為自己沒有這么好。" 之前,在 5.12 宣誓的時候沒有太多感覺,現在再讀南丁格爾誓言,職業自豪感和價值感就體會得非常真切。"

南丁格爾是護士的代名詞,南丁格爾誓言是每一名護士都要宣讀的,代表著對護士職業的忠誠和操守。疫情當前舉國動員,全國各地援助湖北醫療的頂尖團隊主要任務之一就是搶救重癥病人,降低死亡率。有人把這次屢屢露面的重癥監護室男護士稱為 " 男丁格爾 ",是非常準確的。

△南京中大醫院 " 男護天團 " 資料圖

他們是 " 板寸天團 ",也是暖男

南京中大醫院是東南大學附屬醫院,中大醫院副院長、重癥醫學專家黃英姿已經在最近一批江蘇支援黃石醫療隊中出征,而在此前,她就為本院提前出征的男護天團——顧德玉、鄭智宙、高偉、鄧猛四人剃了板寸。這四人也被叫作 " 板寸天團 "。

2 月 2 日出征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他們一同被分配在了重癥監護室。在我們眼中,每天都在更新的重型、危重型患者人數,在他們的眼中,就是實實在在的擔子。2 月 6 日,這四人一同向第三批江蘇省支援湖北醫療隊臨時黨支部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看得出,他們在前線已經傾力付出,一線鍛煉了他們的意志。但同時,他們也都是家人所關心、牽掛的人。鄧猛,老大哥,省級重癥專科護士,女兒 7 歲。鄭智宙,最小,女兒才兩個多月。高偉,兒子 16 個月大。

記者搜索了很多關于抗疫男護士的報道,出征的不光有 80 后還有很多 90 后,有家庭有孩子是很常見的。他們很暖。

柏文喜是吉林大學白求恩第一醫院首批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工作在 ICU 科護理平臺。到達武漢后,他和關寶興、趙雪文等幾位男護士主動承擔了近乎所有的后勤保障工作,只為了讓女隊員們能夠節約體能全力應對疫情。

" 男生要有男生的擔當 ",在繁忙的抗疫戰斗之余,柏文喜擠出時間在他的 " 戰地日記 " 中寫下這句話。

" 援助醫院要為咱們提供一批工作鞋你統計一下。"" 我這邊有個急活但我現在要去查房走不開。" 類似的請求數不勝數,柏文喜默默應下,為同事們分擔工作減輕負擔。搬運分發省里、院里配給的物資,統計各種物資需求,購置物資,再分發物資,再將剩余物資入庫 …… 這些工作成了男護士們的工作日常。

這樣的擔當,誰會不愛?

" 記者見到他時,已經連續工作了近十個小時。摘下醫用手套和口罩,他的雙手已被汗水泡得腫脹發白,額頭和兩頰則是深深的勒痕印跡。" 這是另一篇報道中記者的描述。30 歲的竇登輝是十堰市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護士、國際呼吸治療師。1 月 23 日下午兩點,作為十堰首批奔赴武漢支援的醫護人員,竇登輝與另外兩名同事一起馳援武漢金銀潭醫院,共同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

竇登輝說,只有自己親身經歷才知道,其他醫護人員配備的尿不濕在他那完全用不上,因為本來就喝得少的水,幾乎都通過汗液排出來了。在密不透風的防護服中,幾乎全身都泡在汗水里,貼身工作裝完全濕透,一擰一把水。

接近 14 個小時的工作后,竇登輝睡了足足一天才緩過勁。而此時,遠在房縣的葉小玉還在忙碌當中。葉小玉是他的妻子,請命出征前,葉小玉還在生病,她無條件支持了丈夫。而病體初愈的她又承擔起了社區防控的工作。

暖男的背后,是溫暖的家庭。

他們的眼淚因病人康復出院而流

1997 年出生的范錦哲是廈門市兒童醫院急診科護士。2 月 4 日,他出發前往武漢,目前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參與救治工作。

2 月 10 日深夜 11 時,一位 35 歲的患者給管床護士范錦哲和醫護人員們寫下長詩《神秘容顏》,并發在微信朋友圈:"…… 最危險的疫區有你的出現 / 指引我們走出了黑暗 / 時光也許帶走你神秘的容顏 / 但我永遠記得你那雙可愛的眼。"

患者還在朋友圈里寫道:" 感謝來自全國各地的白衣天使拯救大武漢!穿上厚厚的防護服,每天 8 小時,不能吃不能喝更不能上廁所,常人難以承受,何況是你們這些可愛的 90 后。你們是最可愛的人,照片留下你們神秘容顏,愿你們一生平安!"

董福勇是武漢市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的護士,是一位呼吸治療師。1 月 13 日,他被緊急調到醫院后湖院區,這個院區是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診療定點醫院。

在后湖院區監護室工作了 20 多天,這個 28 歲的小伙子,從沒有跟家人或同事提過苦與累。

一些病人經過治療,康復出院了。每每這時,董福勇打心底里為他們高興。正月初三那天,一名 60 歲的女士出院,董福勇小心地將她從病床抱到輪椅上,再推出隔離區,送至等候在外的家屬身邊。

" 她一把拉住了我,緊緊握住我的手。" 董福勇還記得她當時的話," 幸好有你們,把我們救回來了。你們一個個全副武裝,只能看到兩只眼睛,我都不知道救命恩人們長什么樣 ……"

董福勇哭了,他說這是欣慰的淚水," 我們做的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

這次抗擊新冠肺炎,數萬醫護逆行,沖向抗擊疫情的生死線。這也被看成是中國男護士的一次集體亮相。平時,他們在重癥監護室、手術室;而如今,他們 " 戰斗 " 在最危險的隔離病房。層層防護之下,病人們記住的只能是他們的背影,還有他們的眼神。

眼睛不會撒謊。他們和病人的眼神相遇,流露出的是甘心、愛和堅定。

據南京中大醫院方面介紹,男護士從 2007 年開始走入該院護理團隊大家庭,1568 名護士中如今已有 57 名男護士,主要分散在重癥醫學科、手術室、急診中心等部門,因其體力和反應較快等優勢,已開始 " 挑大梁 "。

△南京市第一醫院男護士殷非 資料圖

殷非,也是南京市第一醫院的一名男護士,目前正在在湖北抗疫一線。他是家中獨子,報名時也緊張,但是他說:" 我還年輕,想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我必須擔起這個責任,因為有那么多同胞需要救助。" 難怪,在貼吧里,有很多女同胞們在對抗疫男護士們集體高調喊話," 等你平安歸來,我娶你!"

現代快報 +/ZAKER 南京記者 孫玉春 陳彥琳 梅書華(綜合 中國新聞網 中國青年報 廈門網 " 株洲市第一醫院微訊 " 楚天都市報)


標簽:

返回頂部
尊龙d88--尊龙 人生就是博--尊龙官网平台